您好,歡迎光臨馬鞍山中加雙語學校官方網站!

高一年級“荷語”作品欣賞

發布日期:2020-06-08  作者:馬鞍山中加雙語學校  瀏覽次數:3777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葦中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一(2)班  劉樂瑤

       冀中是豐滿地美著的,這美可不僅是流露在通紅的高粱和金黃的玉米上,冀中的荷花淀更是美好的。

       北方,硬氣的北方,捎帶這千萬山水一塊兒硬氣、一塊兒茁壯。風掠過華北,旋起一些土黃的粗礫,融進滾翻響哮的黃河,可這風經了荷花淀,就倏忽變得英朗,是剛里透著柔的。它凝著薄霧的朦朧,捎帶著野鴨的鳴叫,把淀里的柔柔軟軟的蘆葦吹彎了腰。
       蘆葦是極好的。別小瞧它的野味濃濃與質樸無華,這么一根葦,蘆葉、蘆根、蘆莖、蘆花,哪里都有用處。它的弱不經風是一種堅韌,迎風搖曳實際是在反對暴風驟雨,連著這抵抗也是有錚錚硬骨的。
       你瞧吧,水波漣漣了,荷花淀的蘆葦后,又有故事發生了——
       船尖尖頭從葦塘里冒出來,輕快又無聲的。是一片葦葉似的小舟,匿在密密的荷葉后面,只能逮到蕭綠的殘影。船上幾個青年婦女,都是情態凜然的。

       忽地,一對眉毛豎起了:“來了——來了!”

       于是她們立即趴下了,“向著不遠處招了招手,模起了身后的手槍。

      后頭傳來了弱不可聞的水聲,前頭傳來了嘩啦嘩啦的水聲,與嘈雜的人聲膠著在一起。
      “誰!”是蹩腳的中文。沒有人應答。
       探照燈明得迷眼,從枝葉的縫隙中直愣愣擊過來。剎那間驚起一排槍震動了白綢子樣的水鳥,野鴨也撲棱棱飛起了!
       婦女們隱起自己的蹤跡,不著痕跡地瞄準、射擊。那頭的人也按捺不住了,“砰砰”亂射一通,敲碎了淀里的寧靜!漫起的是淡青的煙,蕩開的是血紅的腥。
       一個婦女移動著小船,搖得像打跳的梭魚。其余婦女聚精會神地戰斗著?!昂眉一?!扔他個手榴彈!”她們咬咬牙。對面的戰士明了,報給敵人槍聲、爆炸與火藥氣味。
      荷花淀又平靜了。
      荷花淀又笑起來了。
      水底下咕嚕咕嚕,那是戰士們在打撈戰利品。水上面嘰叭渣喳,那是婦女們在說笑。
      “看吧,咱們可不賴!”
     “還嫌棄我們呢!咱婦女可不做落后分子,堅決不拖你們后腿!”
     “對嘞,抗日可人人有責!”
    “你們也不賴嘛!”這些夫婦的聲音織在一起,像潮潤潤葦眉編的席。

      蘆葦又隨風舞動了,水鳥的振翅聲與歌聲也隨風溶進葦塘里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感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  高一9班 劉雅麗
       感動是水,它滋潤每一顆鮮活的心靈!感動是風,它拂去世事的繁雜和生活的紛紛擾擾!你為感動,我們會用心去銘記生活的點點滴滴。
       那份感動,來自下雨天。那天是我的生日,同學送了我一件很時尚的襯衫,放學我穿著它回家,一路上我在想爸爸媽媽會給我準備什么禮物??梢坏郊野职?;就發火了:“咋穿了件這么扎眼的衣服,沒有一點學生的樣子,趕緊脫了?!眿寢屢惨环闯B的數落我:“就是,這么件衣服誰見了都要笑話?!蔽以僖踩滩蛔×?,哭著跑出了家門。
       下雨了,雨水打濕了我的頭發,也打濕了那件“惹事”的襯衫。雨,打落在地上,沉浸在泥土里,它慢慢的滲透,帶著一種過程,一點一滴的,讓我絲毫感覺不到這個過程,直到眼被雨模糊了,我止步了,思緒萬千......
       不就是一件稍顯時尚和另類的襯衫么?我又不是犯了什么彌天大罪,為什么你們總是對我這么嚴苛?況且今天......
“爸爸——”一陣清脆的呼喊聲打斷了我的思緒。身后,一對父女撐著傘走著。父親穿了一件單薄的襯衣,嘴唇凍成了青紫色,女兒則穿了一件大得出奇的外套——這顯然是他爸爸的。
       “爸爸,你冷嗎?”“不冷,你暖和了爸爸就暖和了?!闭f完,幫女兒扯了扯外套?!澳前职帜惚澄野?,”我驚呆了,心里吐槽著女孩的不懂事,“這樣我們就共同穿上了這件大外套?!蔽页了剂?,心里似乎有一股暖流在小小的心房中穿梭。
       我被這個五六歲大的小女孩感動了,又覺得很羞愧,我竟不如一位五六歲的小女孩懂事。我落淚了,不是因為爸爸媽媽的話,而是因為羞愧。我久久地佇立在雨中......
       當我回過神來,父親已背起女兒,看著他們的背影,我想起了我的爸爸,他扛起家庭的重擔,任滿目滄桑無情地爬滿額頭,任頑固的風霜肆意地蠶食雙手,他總默默地付出,從不喊累,不嘮叨不計較,是我永遠的避風港。
       雨淅淅瀝瀝地下著,不知不覺我已走到家門前。我走進去,看見爸爸濕透的還在滴水的襯衣,我落淚了,淚水從眼眶中流出,輕輕地滑到嘴邊,我嘗嘗這甜甜的淚,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遇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一(21)班  王子涵
       雨一直在下。
       正值春天多雨的時候,窗外的雨滴滴答答地落了下來。持續了半天的滴答聲終于在下午停了下來。我推開窗,看著被洗滌過的天空,仿佛世間萬物都是明朗可愛的??諝馐乔逍碌?,隨風飄來的還有花兒的芬芳。奇怪,我的窗邊哪兒來的的花兒呢?我四下張望著,終于在窗外的一個小角落里,我遇見了她
她不知從何而來。大概是從遠方飄來,亦或是被那個精靈帶來。她的出現為我的窗邊增添了一些迷人的色彩。她有著曼妙的紫色身軀,隨風在空中搖擺,沁人的香氣撲鼻而來。就是在一個普通的窗邊角落,我遇見了她。好似一個可愛的精靈徑直闖入我的心房。為我枯燥乏味的學習生活添上了一絲迷人的色彩。每當我學習疲憊的時候,她總會在那里,在窗邊的那個角落同我擺手,為我加油鼓勵,勞累也就隨之消散。
       雨又在下了。
       天昏昏暗暗,天是黑的,云是黑的,所有的一切都是黑色的。黑黑的風在窗外呼呼地刮著,讓人喘不過氣。她還在那里,在那個孤單的角落。她瘦弱的身軀被吹的搖搖晃晃,弱不禁風的樣子讓我為她捏了把汗,我為她擔心著急。
       雨還在不停的下。
       她還好嗎?大風會不會把她吹走?雨水的沖刷會讓她倒下嗎?窗外還有她的身影嗎?我害怕,害怕失去這偶遇的美好。我總會透過窗外去觀察她過的好不好。雨一直持續下著。每當我從窗戶看她,她總是挺立在風雨中,傲然挺立著。風吹得很猛烈,雨下得也很大。但她依然在那里陪伴著我。
       雨停了,天睛了。
       我迫不及待地推開窗,幸好,我又一次遇見了她,她依舊站在那里同我微笑。
       我總是被數學題困擾著,我心中涌上煩燥焦慮。我不知所措地轉著筆一圈又是一圈。她在窗外同我微微點頭,好似一泉溪水,流過我心中干涸的田地,一掃心中的煩悶,繼續拿好筆認真填算。終于通過大量計算得出結果,我長舒一口氣,她還是站在那里同我微笑。
       遇見她之后,我一改以前的暴躁,每當心情煩燥時,她和她微笑便會涌上心頭,使我慢慢平靜?;▋涸诶Ь持幸廊痪`放,我也可以在失敗中勇敢的成長!
       在那個雨天,我遇見了她。
       天睛了,雨停了,太陽出來了,我依舊在那里遇見了她,也遇見了更好的自己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秋是人生暖色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一14班  遲長芳
       季節如畫,各有色調。
       春天的姹紫嫣紅,桃粉李白,乍冷乍暖,亂亂的弦人的眼,是孩子眼中的花花世界。夏天,草木綠意森烈,花開絢爛,像年輕人裝酷要帥。冬天似乎太突兀,灰灰如同老年人的心境。
       而秋天的到來則是明高遠,披著黃澄澄的天衣覆蓋了大地。秋是收獲,是握在手里的暖。炎涼濃烈已過,雨雪風霜已過,像人至中年,大是大非,雞零狗碎,已通透明了。小半生的鋪墊和培育,一望無涯的浩浩田地,是浩浩蕩蕩的黃,沉甸甸的,從心底里溢出咯咯淺黃的笑聲。
       秋來無聲,從風開始。風聲,卻是一點沒有聲響的,像踮著腳的貓在細碎的光影里悠閑踱步。金風細細,潤物無聲,輕巧地滑過肌膚,柔柔軟軟的。金風送爽,涼涼的,卻從心底生出暖意來,又爽朗又妥貼。
       金風,金子般珍貴的風,不緊不慢吹著,吹成龐大的誘惑。整日窩在家里的心蠢蠢欲動,把自己扔進自然里,吹吹山風,看看流云。山高水長,天地遠闊,胸中自是另一番境界。古詩云:秋日之氣韻勝過春朝,“睛空一鶴身排云上,便引詩情到碧宵?!鼻锾?,是一幅深遠遼闊,詩意叢生的畫卷。
       碧云天,黃葉地。秋天的天空橙凈如碧,秋天的大地是梵高筆下的向日葵,短暫的生命,得到了一個季節的延伸。明黃,深黃,橙黃......各利黃交織成秋天的基調。千年前的詩經里說過,何草不黃。是的,當溫柔的初秋的風拂過大地,哪一株小草不被溫暖地感化呢?
       草色泛黃,是一種成熟,意味忙忙碌碌終于看到了希望。
       蒼穹下的田野,翻滾著黃燦燦的金浪,可愛的稻子低至著胖胖的腦袋偷偷地笑;還有玉米,細瘦的高個子,渾身上下綴滿了小棒槌似的,個個飽滿,粒??捎H;還有撐破豆莢,到處亂蹦的大黃豆,秋陽下,噼里啪啦,是自然界慶賀豐收的音樂;還有卷了黃葉的落花生,拔出一顆,收弱的是白花花的大捧。
       山明水凈夜來霜,數樹染紅出淺黃。秋深了,深了,與冬只隔著一片樹葉的距離。風來,淺淺染上黃色的樹葉緩緩飄落。屋檐上,草垛邊,田野里,著了一層淡淡的白霜。農人們抄著閑手在村口聊天,偶爾望望遠處光禿禿的田野,心里卻滿當當的。
       儲藏著我著黃澄澄的收獲,就像在田野里鋪了一層秋天的暖色洞,冬日的枯瘦冰寒總可以一眼望到底的。

  • 手機官網
  • 學校官微
安徽安徽快三走势图 途游单机麻将老版本 上海麻将实战技巧 贵州快3开结果今天 最新娱乐棋牌游戏下载 龙王捕鱼2 中原福彩22选5走势图 单机麻将全集破解版 彩金捕鱼可以兑换微信红包 江苏快3助手官方 久久棋牌评测网官网 微乐白城麻将辅助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 南通麻将南通棋牌汇 下载陕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开元棋牌app在哪下载 北方推倒胡麻将规则